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 >

罗永浩回应锤子多位高管离职传言:创业维艰,祝福所有的企业和媒体 >

罗永浩回应锤子多位高管离职传言:创业维艰,祝福所有的企业和媒体

2016-02-03 06:37:17

分类:财经

本文最后更新于7月11日晚23:50,罗永浩针对近日网传20多位锤子科技高管离职的事情在微博上进行了回应:“锤子遭遇严重危机:传已有20多位高管离职”……  一个企业有20多位高管离职的前提是,它首先得有不少于20多位的高管。想起2014年T1生产危机时的“T1已发货40000部,遭退货39000部,目前仍在继续发货”。创业维艰,生存不易,祝福所有的企业,和所有的媒体近日,关于锤子科技包括CTO钱晨、设计总监罗子雄等大批高管离职的传言,现在有了定论。目前可以确定的是,钱晨已经以“退休”的名义离职,其职位将由原华为荣耀产品副总裁吴德周接替。近日,在:“网传锤子科技的钱晨等高管离职了,是真是假?”下面有很多回答。其中一位网友说:“我在老罗微博下评论关于钱晨博士离职的消息,被老罗拉黑了,是真的离职了。”另一位微博名为“对别人不懂”的网友在微博评论里称,“”的一篇报道中引用了一张微博私信对话的截图,对话内容非常确定钱晨已经离开锤子科技了。也表示,“腾讯科技获得确切消息,锤子科技CTO钱晨已经从公司离职,公司将对外声称其退休了。”另据新浪科技从锤子科技得到的回应来看,钱晨的确已经离职,其职位由前荣耀产品线负责人吴德周接替:“锤子科技方面表示,原CTO钱晨日前以创业元老的身份退休,原华为荣耀的产品线负责人吴德周已于两个月前开始担任锤子科技产品线&硬件研发副总裁,负责锤子科技的产品线以及全 部硬件研发工作,吴德周的加盟主要是接替钱晨在锤子科技的相关工作。”但至今,罗永浩并未在任何公开场合对此有任何回应。在知乎上,一位叫“孔二狗”(目测不是那个作家)的网友在上述知乎提问下回答道:钱晨过往如何从侧面证明一个人有多牛逼呢?对于钱晨,人们往往喜欢这样描述:“钱晨博士有多厉害,雷军请他用了三个月车轮战,老罗用了六个月。”此前雷军在接受博客天下采访,在回答“最痛苦的一次请人经历是什么”时说:“我曾经找了一个硬件的负责人。那个人资历很强,为了说服他加入小米,我一个星期跟他谈了5次,平均每次差不多10个小时,前前后后谈了3个月,一共谈了十七八次,终于说服了他。但在最后一刻,我问他,你要多少股份,他说无所谓。那一瞬间,我有点绝望。”让雷军花了3个月谈了十七八次的这个人就是钱晨,不过最后雷军认为钱晨没有创业精神,最后没谈成,结果罗永浩软磨硬泡了六个月,把钱晨拉进了锤子。钱晨此前最为人知的一段履历是在摩托罗拉中国工作了13年,于1998年加入,从一名普通工程师,做到工程产品经理,再之后负责管理ODM。在开始的4年时间,钱晨以工作狂、加班狂闻名,得到的回报则是以一年升一级的速度晋升。在一篇2015年7月流传甚广的、GQ杂志题为《文艺青年罗永浩与工程师钱晨》的报道中,曾这样描述钱晨:以及……此前有网友在论证钱晨离职时,是通过他的微博来判断的,当时,他的微博信息栏里公司由“锤子科技”变成了“手机自主品牌”。但是在今天上午11点的时候,当我再次去看钱晨微博时,公司信息已经变成了“手机自主品牌(锤子科技)”。显然,钱晨已经注意到网上关于他离职的传闻了,他似乎想降低因为离职可能给锤子科技带来的负面影响。不仅如此,他昨天下午17:53还转发了罗永浩那条自我反省的微博,或许同样也是在侧面回应外界的讨论。但从转发的语气来看,的确有了旁观者那种若即若离的感觉。被传离职的另一位锤子高管——设计总监罗子雄则在上述知乎热帖上公开回应他目前仍在职,他说:“我仍在职,我们VR很吊。”透露了锤子科技在做VR产品。罗子雄也在其最近一条微博(发表于7月5日)下面回应网友“感觉锤子科技的小罗离开了”的评论时称:“没有。”至于上面传闻中的其他高管是否辞职我们不得而知。但据一位接近锤子的消息人士表示,在罗永浩将自己的一半股权质押给阿里巴巴后,锤子科技中高管理层的确有非常大的人事变动,多位高管离职,但具体有谁,并不清楚。莫斯科不相信眼泪,阿里不相信情怀。在阿里这样一家实用主义的互联网公司加入锤子科技后,或许,罗永浩的情怀需要让路给锤子手机销量的快速提升和产品迭代的频率加快。吴德周或许就被赋予了如此重任。罗永浩在他昨天那条微博中说:年轻时我看到的重点是“有本事”和“你能把我怎么样”,最近看到的重点是“犯大傻逼”。当文艺青年罗永浩收起了文艺,当锤子科技需要满足“运营企业的一部分客观需求”时,钱晨们的离职,成为必然。祝福锤子科技,祝福罗永浩。

1月16日,首创集团前董事长刘晓光于晚上19时去世。生前刘晓光曾被称之为“地产行业的金融学家”、地产业的“领头大哥”。刘晓光早年当过兵,做过工人,也做过官。1995年,北京市政府整合17家国有企业组成了北京首都创业集团,刘晓光临危受命。在1997年到1999年,刘晓光关停首创集团旗下的八家下属企业,并将原来散乱的40多个产业整合为金融、地产、工业与高科技、贸易、基础设施、旅游酒店六大行业。在首创集团发展的第二个五年里,首创证券、首创股份、首创置业相继成立或上市。今早潘石屹和冯仑分别发表了悼文。以下是二位大佬的原文:潘石屹:刘晓光这只大鸟终于冲破了小笼子,他飞走了突闻刘晓光走了。周围的朋友都在惊讶和悲痛中。最痛苦的是他的家人,他的亲人们。我妈妈走了之后的六个月里,我常在噩梦之中惊醒。晓光家人和亲人们的悲伤和痛苦,我想在朋友们的关心和爱护中会得到一些减轻和释放。那年大概是1992年,我们来到北京开发第一个房地产项目。刘晓光当时是专管批文的官员。好像是中央又有什么政策,要压缩投资。我们项目批文一直在等待中,我十分着急。半夜一点多钟,我还在北京市计委的门口等着。刘晓光加完班出来看到我,说大冬天的别冻着了,明天下午你来我办公室吧。结果,第二天我就取到了批文。这是我第一次认识刘晓光,跟他打交道。那之后不久,北京市副市长开枪自杀,此副市长当时还兼北京市计委主任,是刘晓光的直接领导。此事抓了一批人。我与一朋友又见到了刘晓光。这位朋友说:“晓光,你怎么还没有被抓呢?”晓光开玩笑说:“就是啊,不应该啊!”又过了许多年,晓光担任首创集团董事长。我们都成了开发商,但交往并不多。到了2006年,北京市全市上下都在备战2008年奥运会。北京市回收了大鸟巢边上一块土地。这个项目叫摩根中心,现在叫盘古大观。北京市土地储备中心要公开“招拍挂”,我们与首创公司都参加了,参加的还有华远公司。首创出价17亿元,我们出价15亿元,华远出价13亿元。我们与首创都是一次性付款,华远的13亿元是分期付款。现场唱完标后,我们就认输了!过了几个月,刘晓光突然又被请了进去。社会上纷纷传言,我和任志强也被请了进去,传的有鼻子有眼。三个竞争对手,本来同行是冤家,莫名其妙被视为一伙的了。我忙让任总出面辟谣。任志强让我出面,去博客上写文章辟谣。他的理由是我的粉丝比他的粉丝多。于是,我就写文章辟谣了。那一段时间,我每天都在提心吊胆。一天,一位领导说,让我配合中纪委调查,把当时招标前后的情况做笔录。我说,刘晓光被请进去的理由就是“配合调查”。他说,你担心的话,就来我办公室做笔录吧,实事求是地把过程说一遍,你就回去了。于是,我做了中纪委唯一一次笔录,证明我们几家的行为都是合法的。三个月后,刘晓光被放回家了,但那位副市长再也没有出来。晓光出来后,任志强说,今天晓光出来了,我们一起吃顿饭,给他压压惊。饭桌上,我问晓光在里面多长时间。晓光在桌子下面伸出三个指头。我说,是三个月吗?晓光点点头。我发现他气色很不好,手抖的厉害。从此,晓光就病了。病的一天比一天重。这是不是在里面落下的病根儿,我不知道。平时不吃药时,晓光的手、脚和头都有些失控的抖动。他就用了一些日本的新药来治病。按规定,这些药费不能报销。晓光又没有钱,我们几个朋友每人出了同样的钱,为晓光凑足了药费。我们公司一位同事说,当了这么多年房地产商,自己竟然连药费都没有?我说:“是真的,他工作的房地产公司是国营全资的,晓光一直清白、廉洁。否则,被请进去好几次,早就出不来了。”两个月前,晓光参加一活动,要上台做演讲。他为了防止手、脚抖动,多吃了几片药,于是药物中毒昏迷了。一个月前,我去医院看望他。医生说,先在外面等一会,我们先收拾一下。等医生收拾好了之后,我换上消过毒的衣服进去。看到晓光后,我心里一震。一个好人,一个善良的人,怎么都这样了呢?身上全是管子,他吃力地喘着粗气,在挣扎着。我问医生,他现在似乎醒了?医生却告诉我,没有。我安慰了一番晓光夫人和女儿,她们都很坚强。从医院出来,晓光挣扎着喘气的样子,一直在我脑子里转悠。他如同一困兽,也如同卡在小笼子中的大鸟。刚刚知道了他走了的消息,我觉得晓光这只大鸟终于冲破了小笼子,他飞走了,让我们为他送行,让他飞的更高更远。善良、高贵的灵魂一定会飞的更高更远。冯仑:晓光的光辉惊悉晓光兄突然离我们而去,内心的悲痛,难以言表。此刻,心里有特别多话想说,想跟晓光说,想跟朋友说,也想跟自己说。晓光的生命虽然停止在了 62 岁,但他带给我,带给企业,带给阿拉善,带给我们这个时代的温度和痕迹,会永远存在。晓光是一个永远要燃烧的人,和那些在大时代背景下成长起来的杰出人物一样,他总会把自己的生命投射到外部世界,投射到他人身上,投射到企业身上,投射到自己关心的社会事务里,投射到时代的潮流里,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展现出生命的光辉。然而,他们却忽略了微小的自己,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家人,其实他们也需要被投射、被关怀。遗憾的是,在当今这个年代,像晓光这样在所谓大时代下成长起来的一大批人,都忽略了这一点。所以在想起晓光的好的时候,也为他只想着大家而忽略了自我、忽略了家人和身体而感觉到有些惋惜。晓光的光辉,在于他生命的每一个阶段都给予别人太多的关爱和感动。晓光当过兵,当兵的时候就是个好战士,当他把他的诗集送给我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充满激情与朝气,且奋发向上的战士形象。这个战士一边奔跑,一边歌唱,沿途所到的每一个地方,所遇到的每一个人,所拥有的每一次感动,都成为了他的诗篇。他的战士情怀和他的诗篇一直充满着、影响着他的内心,使他在后来的日子里,无论是为官、经商,还是为社会做公益,都延续和践行着自己最初的激情和诗意。晓光为官时,做的官不算大,但也不算小,至少在计划经济的时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官。他当时做过北京市计委的副主任,我们之前就是跟计委打交道才认识了晓光,但从认识他第一天就感觉到他不是一个官僚,他也不会用为官的那套标准程式和语言把你拒之门外,更不会用官僚的那种目光去审视你,他会设身处地地替你着想,帮你解决问题,关心你的项目和企业。所以从第一天开始,我就觉得这个官是有温度的,他的温度不仅体现在与你四目对望的时候,当你转身离开,你仍然会感觉到你的背后有阳光,有温暖。晓光从商时,他又把自己所有的热情和精力都投射到了国企的改制和发展中。他接手首创时,首创还是一个非常虚弱的企业,除了负债之外没有太多的资产,但晓光愣是让这个摊子死灰复燃了,使首创在短短的十多年里成为了一个令人尊敬的新型国企。在从商的这十多年里,晓光和我们打交道越来越多,他每次提起首创的时候,比民营企业的老板说起自己的公司还要兴奋。有时候朋友们会跟晓光调侃:「这是你们家的事吗?哪来这么大劲呢?」这时的晓光总会沉吟一下,然后说:「不管是不是我们家的事,我在这儿,就是我的事。」这又体现了大时代中英雄人物所具有的那种一往无前,那种把别人的事当自己的事的优秀品格。晓光在首创投射的精力和智慧,还有对自己身体的消耗都太多了,除了财务报表的数字之外,他并没有得到太多企业本身所给予的温暖和祝福,但是他仍然义无反顾,尽心尽力地去做这件事情。所以,企业仍然是他最值得骄傲的一个事业,首创也仍然是他生命当中最让他激动的一个战场。因为首创的原因,也因为晓光诗一样的情怀,他最终在阿拉善被漫天的尘沙所打动。当他跪在沙丘上,捧起黄沙时,他的心彻底被打动了。那一刻,他的泪和诗,以及他面前的风和沙,交融在一起,已经分不清哪个更多,哪个更有力量,哪个更清晰。在这样的情景下,他只有一个誓愿,那就是要把生命最有激情、最有价值、最有冲动的地方留给环保事业,留给碧水蓝天。于是晓光把他最后的光辉都投射到了民间环保事业当中,带着我们创办了阿拉善。如今,阿拉善这块土地上凝聚了所有企业家对民间环保事业的心血,也成就了目前中国最大的民间环保机构。同时,晓光不计个人得失,践行新的理念,接受新的挑战,服从规则的安排,十分高兴地把自己关在了制度的笼子里。(点击《把刘晓光关进笼子里》回顾往期文章)我有时候会跟他打趣,说晓光这辈子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阿拉善 SEE,其他的事情可能过后就被淡人忘了,但「阿拉善SEE」会和「刘晓光」这个名字永远连在一起,他的墓志铭会是:刘晓光——阿拉善 SEE 的创始人。今天当我们告别晓光时,特别是在看他投射到社会上的光辉时,我们想到的是他未尽的事业,这份事业就是我们要继续用企业家精神去守护碧水蓝天。唯有将阿拉善的环保事业坚持下去,推广开来,越做越好,越做越大,才能够让晓光的光辉成为我们企业家的光辉,成为我们这一代人的光辉。也只有这样,才足以告慰晓光。我们想对晓光说,你放心地去吧,有你的光辉,我们不会停步,我们会在你的光辉的照耀下持续地进步,永远地前行。

自从五一的大长假被拆分之后,每年十一的七天,便成了全年唯一一个天气又好,又可以不动用年假便能远离逼婚的父母、攀比的亲戚,能够放松几天的日子了。然而如果不“逃离中国”,如果不是身在民宿和休闲游发达的“包邮帝国”,又不想将就农家乐的艰苦,又没有钱住那些起价就要四位数的隐居酒店,还能怎么办?去古镇住精致的老屋?等等,你确定那些所谓的“古镇”是真的吗?你在乎它们的真假吗?你在乎“指倭为唐”吗? 当我们在反对“伪古董”的时候,我们在反对什么?北京土著面对着“乌镇分号”古北水镇,往往都嗤之以鼻,觉得太假。但吊诡的事情在于,古北水镇现在是北京周边商业运营最成功的案例之一,节假日时期接待量、订房量在全直辖市范围内都排在前列。这实实在在打了那些追求“原真性”的建筑师的脸。他们该怎么向甲方解释?以前可以说,这是“伪古董”,“我们宁可要真实的虚假,也不要虚假的真实”,它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都不好。然而现在一个活生生的案例就在那里,把真的拆了盖假的,把非常具有华北特点的入口牌楼、有趣的破碎空间拆了,用旧有的一砖一瓦盖出个没有粉墙黛瓦的水乡,在旅游宣传中直接打出“北方的江南”这样的slogan。我们没法再开口说它的不是,因为它的经济效益非常好,自己就向甲方解释了一切有关市场运作的问题。市场不在乎古迹,不在乎真假,它有自己的一套运作逻辑,一套评价系统。 古北水镇的建设并不足以被解读为北方汉族地区对古代经济中心(即江南)的文化崇拜。纵观北京周边“火”的酒店和古镇,它们的主题都是次要的,或者说选择的主题与运作成功没有必然关系。他们的硬件或许比古北水镇更好,然而运营则未必能有乌镇的集团化运作品质更高,运营更为高效。乌镇公司全套旅游产业的设置是经过规划和考量的,它对交通地理的选择,对资源稀缺性的考量,服务的类型,旅游流线的安排,引入的商家,对商家的控制,成本的控制,管理上的持续性和品质的稳定性,二次开发的商户如何分配,它的大帐是平衡的,可持续的。再看北京两千万人,周边有几个环境像古北水镇这么整洁的“农村”?北京周边中高品质的度假休闲服务其实是很稀缺的,可以说一个大鳄进驻之后,连竞争对手都没有。乌镇旅游的经济模型经历了实战演练,在之前就证明了其成功之处,它的“麦当劳化”,在全国开连锁店,也并非意料之外的事情,扩大再生产而已。更多的人并非基于真实性而前来旅游,而是基于营销广告、亲朋好友的口碑等。 另有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应该会有更多相对有地理特色的村镇,并没有真正理解乌镇集团的精髓,而仓促选择“山寨”之路,推平自己的老房子,再仿照乌镇集团的成功案例,一砖一瓦建成人们想要的古镇样子,而后卖给游客。这对还希望保有自身原真性的同时还希望经营良好的“良心古村镇”经营者的信心,貌似是更具有毁灭性的打击。这样的话,“历史文化保护”基本上便成了当地文物部门以及NGO与发展部门之间的较量,也就是现在在屡见不鲜的拆与反拆的拉锯战,最后一方赢得了道德制高点,一方赢得了土地开发权,双赢。价值捷径杀死原真性未来北京的旅游市场会进一步细分,古北水镇未来会成为中端客户,甚至是中低端客户的两日游目的地。更高端的群体,会选择更偏远的山中——事实上现在很多特色奢华酒店已经在山中存在或者正在建设了,也是建筑师比较喜爱的项目,营业单价在1000以上。早期的长城脚下的公社就是代表,虽然之前的运营有问题,但到了2008~2009年,夏秋基本处于满房的状态,就说明了人们的需求。而更低端的,更缺乏消费能力的群体,则会选择离城市更近的地方,选择一日游的路线,比如门头沟、房山的浅山区或者大兴的特色村子。可以说在短途休闲度假方向上,交通成本是明显的决定性因素之一。不仅是北京,全国都是一样的。再比如说上海,七宝、新场里面是卖奶茶的、烤鱿鱼的、扎气球的,而再往外到了青浦,民宿就多了起来。杭州西部呢?莫干山呢?都是高端旅游云集的地方。 而对于中端客户,原真性重要吗?古北水镇的大“火”恰恰证明了原真性的不重要。与古北水镇一样的还有山寨京都的拈花湾,一南一北两个“大假”为什么一样火爆,而且拈花湾的“假”甚至更加离谱,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京都,旅游宣传上还有脸一“唐”到底?这是个非常有趣的事情。甚至有些“大欧”,比如仿法国的“爱斐堡”,著名建筑师设计,与其说是假,不如说是真的精准地仿制了那时的建筑风格,“假到真时假亦真”,一样受到游客的好评。如果就这个趋势而看,反而拈花湾只是普通的主题公园城市而已。中端客户需要价值标记物,以表明自己实际上摇摇欲坠的身份。如果足够便捷,真实与否也并不重要。美国有“巴伐利亚小镇”,日本有“荷兰村”,放眼世界,主题公园都不是问题。80年代全国一片“苏州”,90年代一片“徽州”,都是因为上游有钱游客的偏好而讨好出来的。而对于乡村来说,原真性真正令人厌烦之处恰恰在于它在同一片地域中的同质性。徽州府全是马头墙,嘉应州全是围龙屋,镇好歹还有一条商业街卖卖本地菜品,县有城墙、十字街,甚至还有租界,都比村与村之间的差异性更为明显。想在一片同质化的村里脱颖而出,怎么办?那只能把既有的差异价值做大,夸大某个地方的特殊性了呗。 工艺水平提高了,眼界拓宽了,过去那些质量粗糙的“纯假”逐渐被精细化的“仿真”所取代。现在拈花湾号称“唐”其实也好理解,如果真跟游客详细追究什么“南北朝”、“浪漫主义”,显然“超纲”了。最经济实惠的一定是就着游客认知的底线来做,有一个差不多的形象就够了。过去可能有个塔就行,现在则要找专门做古建的、日建的团队,根据成熟的技术创作。这就是价值迁移的简易性。而后呢?这些“仿真”,将来会不会与村镇中残存的真正的古代技术以及经过改良的传统技术相结合,比如木结构、夯土等,建设出真的仿得明清八九成真的建筑甚至村落来,更满足了厌倦了“纯假”和“仿真”的中端游客对“原真性”的追求?剥离了旅游,是否还有“美丽乡村”?一说美丽,在很大程度上一定是视觉上的。除了视觉,还有居住生产环境。但谈到“美丽乡村”,一定会谈到旅游业吗?“美丽乡村”这个词不是住建部提出的,而是农业部提出的,住建部的工作重点之前在于评定历史文化名村,现在则将工作重点移至传统文化村落的排查和登记,旨在保护特定地域下的村落空间和社会结构。而农业部的“美丽乡村”、“最美休闲乡村”、“最有魅力休闲乡村”才事关三农问题,事关“退二进一”还是“退二进三”。显然,对美丽的追求更多的是对“进三”的渴望,对转移剩余劳动力的需求。二产升级,不需要那么多的劳动力;一产升级直接用产业化解决农村贫困问题,但产业化意味着更少的劳动力和大规模的机械劳动。从富士康刷下来的那些缺乏技术和文化的年轻人怎么办?大城市已经筑起了高墙阻拦农民工的定居,回乡除了开淘宝店、送快递、当网红之外,再有比较现实的就是消费型服务业,承接大城市溢流出来的资本了。这才是旅游休闲产业与“美丽”捆绑的直接原因。但是如果剥离了旅游休闲,乡村还能“美丽”、“原真”吗?乡村还能收到城市溢出的资本吗?对从乡土建筑中得到灵感而后再进行创作的建筑师而言,这是否意味着无论在乡村里建设了什么,只要与周边环境有着足够不同,给人以新鲜感和体验的冲动,最后的结果,都变成了旅游景观,统称“艺术介入农村”?

自2015年年底宣布进军服务器市场以来,高通终于在2016年12月8日宣布,旗下第一颗 10 纳米48 核服务器芯片开始送样。并预计于 2017 年下半正式进入商用市场。48 核心的 Centriq 2400 基于 ARMv8 架构,采用高通定制化的 Falkor 处理器。高通指出,Falkor 高度最佳化达到高效能与低功耗,旨在解决一般资料中心工作量负载。半导体调研机构 Insight 64 首席分析师  Nathan Brookwood 认为,造得出来,卖得出去吗?目前市场来看,ARM架构服务器的市场份额连10%都到不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负责任地说,这个市场份额只是有名无实。不过随着IOT脚步的临近,数据中心和服务器芯片变成了一个市场机遇,而且是一个增长量非常大的市场。一些业界观察者认为,高通通过2G时代积累的技术可以让服务器芯片产品实现性能、功耗、成本等多方平衡,以此来改变现有格局。2016年1月,高通与贵州省政府合资成立了贵州华芯通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5月份时,他们在贵阳数博会上向外界通报了相关进展,并承诺每半年都会对业界通报华芯通的最新进展。需要指出,高通没有说出公司客户,销售将依赖于与其服务器芯片配合使用的软件堆栈。高通中国区董事长孟樸认为,孟樸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们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一家厂商”指的就是英特尔。到底踩了英特尔的地盘没有?诚然,Centriq 2400是目前最好的ARM服务器芯片,但是基于ARM服务器市场的当前进展,同时将高通在Mirasol产品上的营销手段考虑在内,因此我更认为这颗服务器芯片中炒作的成分很大。从时间点上来算,Centriq 2400大批量发货是在2017年下半年。即使英特尔制成放缓,不过最快也能在同期推出他们的10纳米服务器芯片,届时高通又会被超过。如果观察晶体管接触的栅极间距和最小金属间距,光刻以及其他细节就会发现,英特尔14纳米晶片的制成甚至要比三星10纳米晶片更好。这点也是产业内公认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敢卖得那么贵。其次一点,底层技术生态环境可不是像现在互联网共享经济那样,它稳定到甚至都不会容纳一丝变化。可是高通在做的事情却是一种激进的改革,有多少厂商会接收这种做法呢?再回到功耗的问题上,英特尔的至强处理器目前已经可以捆绑到低功耗云服务器上,这将会是阻挡Centriq 2400前进的一堵墙。除非高通能将性价比和功耗之间协调到一个崭新的高度,否则依然不会有很好的市场反响。举个例子,Calxeda最早也是使用ARM服务器芯片,但是当他们意识到目前格局变化以及英特尔在性能和工艺上的领先后,也给了那些之前和Calxeda合作的ARM厂商一碗闭门羹。

今天凌晨,我关注的一位非常低调的时尚博主转发消息:《Vogue》意大利版主编Franca Sozzani去世,他罕见地使用了很多感叹号,并配以心碎的表情。 Franca Sozzani 在时尚界人士心中的地位可以与美版《Vogue》主编、女魔头Anna Wintour 并重,虽然对于大多数科技界人士来说,这个名字可能还很陌生。那么 Franca Sozzani  是谁?何以赢得如此高的名誉和地位?相关梳理文章已很多,虎嗅摘取了她职业生涯中几个特别重要的点来带你认识下这位被称为“时尚小姐”的Franca Sozzani。Franca Sozzani 是当地时间12月22日因肺癌离世的,享年66岁。在Vogue Italia网站上出版的一封信中,康泰纳仕主席兼首席执行官Jonathan Newhouse写道:“这是我为你带来的最为悲伤的消息。” Jonathan还透露,Franca Sozzani 是在儿子Francesco的陪伴下,离开了这个世界。而就在三个月前,一部由她儿子Francesco Carrozzini拍摄的、以她为主角纪录片《Franca:Chaos and Creation》在威尼斯电影节上映。电影中,Franca Sozzani 的形象专横、泼辣而有透露出真实的霸气,其中她儿子与她有这样一段对话-“妈,你觉得自己算人生赢家吗?”-“这算哪门子鬼问题,我名字早已经写进时尚史里了,你说呢?!”Franca Sozzani 的性格如是,Franca Sozzani 的成就也如是。Franca Sozzani 曾就读于圣心天主教大学(L'universtia' Cattolica),攻读文学和哲学专业,毕业后旋即加入康泰纳仕(Condé Nast)公司,最初为《Vogue Bambini》、《Lei》和《Per Lui》杂志工作。自1988 年起,她开始担任《Vogue》意大利版的主编,截止今日,28年的主编生涯,她以独到的时尚见解和坚持将《Vogue》意大利版打造成了全球十几本VOGUE中与艺术结合得最紧密,也是最成功、最具创意的杂志。所谓“独到的时尚见解”在 Franca Sozzani 这里并非空洞的话术,当时尚被认为是逃避现实的、花哨的玩意儿,《Vogue》意大利版摆脱了让模特单纯摆造型的拍时装片的套路,Franca Sozzani 大胆让时装片涉及政治,社会问题,明星八卦等现象。2008年,《Vogue》意大利版发行了一期全用黑人模特的杂志;2010年英国石油公司漏油事件之后,《Vogue》意大利版刊登了一幅在一处被石油污染的海滩上拍摄的大照片;2014年的一期《Vogue》意大利版讨论了国内暴力问题,以及其后的强烈抗议。在接受《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记者采访时, Franca Sozzani 解释说:“时装其实并不是关于衣服,而是关于生活”、“我们不能总写花朵、蕾丝和海蓝宝石。”2011年,Franca Sozzani 在接受《女装日报》采访时说:“让《Vogue》意大利版与众不同的方法很简单,即说自己的故事。我认为,它所长之处是创意与画面。”强调画面的重要性和文字的简洁性是Sozzani 的重要主张,这样的主旨下,《Vogue》意大利版是康泰纳仕培养明星摄影师的摇篮。Sozzani为Steven Meisel、Steven Klein、Bruce Weber、Peter Lindbergh、Ellen von Unwerth和Paolo Roversi等人开启了今日的职业生涯。在纸质印刷极具下滑的当下,Sozzani以影像为先导的办刊理念让该杂志的发行量不降反升。本月初,她以28年的不俗成就获得了由英国时装协会颁发的施华洛世奇积极改变大奖。Franca Sozzani 同时也是一个出色的策展人,策划过很多摄影与艺术方面的展览;她亦醉心于写作,陆续出版了不少关于时尚、艺术、服装方面的书籍。她姐姐 Carla Sozzani在米兰开设的精品时装店Corso Como 10 也是潮人仰慕的名店。另一件不得不提的事是 Franca Sozzani 对李宇春的欣赏。2013年1月,李宇春以多达10P的篇幅登上了《Vogue》意大利版开年刊,这是Vogue Italia首次给予中国明星如此大的篇幅。不仅如此,Franca Sozzani 还专门为此发了一条推特。此后,Franca Sozzani 成了李宇春在时尚界的一位贵人,她引荐李宇春与纪梵希的创意总监 Riccardo Tisci 相识,为后者在时尚界发展拓宽了道路。

焦点访谈

最新最热的文章

更多 >

COPYRIGHT (©) 2017 Copyright ©2017 888真人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827570882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